第二卷 夜半歌声 第一章 万圣节前夕的招待
    第一章万圣节前夕的招待——

    据说这是建造于大正年间的宽广石阶。正中央的第十七阶,前后颇有深度,像个舞台。能户耕平静情自若的伫立在那里,让全身沐浴在迎面而来的夕阳里。今天是十月的最后一天,星期五,明天就是私立圣路加斯大学的校庆。

    金黄色、深红色、浅紫色的光线相互交织,仿佛在耕平身上穿上了秋的套装。而事实上,耕平穿的只是很平常的休闲式法兰绒运动装。对一个十九岁的学生来说,这是很自然的装扮。他随性地在石阶坐了下来,对他而言,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举动了。脚步匆忙的男女学生不断地从把运动袋拉到身边后坐定不动的耕平身旁经过。那光景就好像现在全校园里最闲的人就是耕平了。

    耕平就读的圣路加斯大学的校本部座落在池袋附近,因为地属市中心,所以已经没有地方再扩充,于是就在崎玉县西部的丘陵地带开辟校园。从池袋车站到这里只要搭一班火车就可以到了。二十万坪的陵地上已经盖了选修课程用的教室,还有好几个运动场、计算机馆、文书馆、体育馆、集训宿舍等,却因为土地实在太辽阔了,仍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土地还保留着混合树林的原貌。校方好像也没有完全开发的意思,环境保护可能是原因之一,缺乏资金则是另一个现实因素。

    耕平住的破公寓在练马区近郊,走路到走站只要十分钟。从车站挤电车到池袋只需二十分钟,到崎玉的新校园也是二十分钟。最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到哪一边都不需要转车。这一天为了一睹校庆前夕联欢会的盛况,一年级的耕平来到池袋附近的校本部。

    圣路加斯大学诚如其名,是一所教会学校路加斯是耶稣基督的信徒路加名字的英语读音,他是一个众所皆知的医师及画家的守护人。所以这所大学创办之初,就是从医学院和美术学院两个不同于一般型态的双学院制开始的。后来又陆续增加了文学院、政治经济学院、理工学院,现在已经有五个学院了。能户耕平是文学院一年级的学生,已经上了半年多的课。

    耕平的课业相当繁重。为了将来打算,他计划先取得资格,所以选修了教育职业谭程和图画馆管理员的培育课程。正式上课是从三年级才开始,不过为了多预备一些学分,他必须从其他课程先拿些学分才行。而且他还兼了好几个差事。还好对大学生而言,瑞士是很容易找到兼差的时代,以前那种苦学生的心情,在耕平这个世代已经不存在了。

    校庆这种庆典随着时代的变迁多少会有点变化,但是大致上好像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除了学术性及社会性主题的演讲或是小组讨论会之外,就是舞会、歌手公演、或各式各样的模拟商店,编织出一场热闹而空虚的庆典。一个用黑色字体写着“难忘的车诺比核恐怖!日本需要核子吗?”的广告牌;跟一个附有彩色照片,用粉红色荧光笔写着“光明快乐的世纪末,让我们通霄舞出黏巴达!”的广告牌并排。这两者说的好听点是共存;说的难听点就是杂乱无序的排列。这样的光景也许会持续到很久以后的将来吧。

    对耕平而言,这是当大学生以来头一次的校庆。本来应该更积极参与的,无奈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社团,因此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送走这次的校庆。并不是因为课业和兼差让他的无法加入社团。事实上他也去看过两、三个社团,总是觉得无法融入那样的气氛。认为“并非只有聚会及爱情模拟游戏才是大学生活全部”的耕平,大概是个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难缠的人吧。

    耕平把运动袋放在膝上,望着黄昏的天空发呆。就是在这个时候传来了呼喊声。

    “耕平哥哥!”

    这一声既不大声又不够有力,却像穿透薄薄的纸张般地穿透了喧扰,传递到耕平的意识里。

    耕平没有立刻移动身体,当心跳急遽的在体内奏起口琴旋律,再告一段落后,耕平才移动了视线。立花来梦的脸庞就近在眼前微笑着。那是一张让过于丰富的感情结晶呈现出来的少女的微笑脸庞。

    “小姐,一个人旅行吗?”

    耕平一边回给她一张笑脸,一边站起来,来梦也起身回应他。来梦穿着淡蓝色的T恤,再披上一件外衣,白色短裤下的小腿,包在黑色的裤袜里。

    “不是,我跟北本叔叔一起来的。”

    循着来梦的视线往上看,北本行雄先生正从石阶上方挥着手走过来。耕平有一张他的名片,上面写着“日本怪奇幻想文学馆理事长兼馆长”那是晚夏的某一天,在山中的无人车站所经历的事。当时的天空和地面急速掩没在暮色里,站台上只有中途被赶下车的十几个乘客。坐在长椅上的耕平面前站着一个戴着草帽迎着夏风的小孩,穿着一件T恤,胸前的图案是一艘漂浮的三角帆船。

    “大哥哥,一个人旅行吗?”

    “是呀。”

    “哦,没有跟你一起旅行的女朋友吗?”

    就在这段没啥情趣的对话中,蒸气火车鸣着汽笛逐渐靠站,揭开了事件的序幕。那个晚上,耕平完全无法当个平凡的大学生。

    但是,也不过是那个晚上而已。当他从不该存在于世上的异次元世界回到东京后,又回复到平凡的大学生身份。和他共同渡过那诡异的冒险的北本先生名片也被扔进抽屉里,原封不动的摆了一个夏季到了秋季。

    ***

    不过才九个礼拜的时间,耕平和来梦根本还来不及有什么变化。一个是浏海蓬松的平凡大学生,个子算高,也有人说他的长相“看起来满顺眼的”。另一个是把卷发剪得短短的小学六年级女生,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生气,光芒闪烁,全身散发出一种透明感的活泼气息。乍看之下,还真像个精力充沛的小男生。也难怪耕平第一次遇见她时,把她错喊成“小男孩”。

    本来以为几年后再见面的话,一定会有很多话说。可是一旦见了面,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不只是因为从分开到再会的时间太短,而是:“你好吗?”

    “嗯,耕平大哥呢?”

    “嗯,还可以。”

    就这么短短的几句话,整颗心就好像已经被填满了似的,根本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尤其是在深秋的季节,黄昏的时刻,金黄色的阳光无声洒溢,光的微粒子转化成一个个音符翩翩起舞的这个时刻,什么文法、什么发音都好像是多余的。

    这时候耕平突然想起来,来梦应该已经离开育幼院,被北本先生领养了吧。

    “老实说,我还没有把来梦接回家。”北本先生回答道。

    本来打算一回到东京就把来梦接回家的北本先生,听完育幼院院长的建议后改变了主意。院长认为现在正是一个学期的中间,如果小孩子当中只有一个受到特别待遇,在教育上会有不良影响。要收养她的话,最好是在小学毕业,要进入中学的时候比较适合。对于这个意见,北本先生并不完全赞同,但是还是勉强接受了。毕竟要让妻子和女儿接受这件事也需要一段时间和准备。

    北本先生当然相信妻子的人格,但是关于在牵扯到资产、事业的抚养权法律问题,就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了。

    “来梦这个名字是来自拉脱维亚语呢。”

    “你说的拉脱维亚是波罗的海的那个小国家吗?曾经因为独立问题而跟苏联发生争执”

    “对,就是那个拉脱维亚。”

    北本先生做了说明。

    拉脱维亚有一个“拉司普列司”勇者的传说。那是中世纪时,和侵略波罗的海岸边方的德国骑士团作战的勇者的名字。这个拉司普列司的爱人叫做来梦多旦,就是“幸福姑娘”的意思。也就是说,来梦这个名字是带有“幸福”含意的拉脱维亚语,是已经过世的祖父,虽然有点标新立异、但绝对是希望孙儿幸福而取的名字。

    “希望我能带给她幸福,就像她的名字一样。”

    “那么活泼好动的小孩会自己掌握幸福的。”

    耕平这么回答,这句话不是虚应,而是出自内心的。来梦有某种力量让他这么想。他觉得即使是满布石块的坎坷道路,她都能踩着像穿堂风般的步伐向前迈进吧。

    不过,另一方面,她也会让身边的大人不由自主的想带给她名符其实的幸福,就连耕平本身也这么想。或许那只是一种偏袒吧,但是就算是一种偏袒,也不会带给任何人困扰,所以应该也无伤大雅吧。

    “不过,北本先生”

    耕平突然想起被搁置在一旁的疑问。那就是来梦和北本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他面前。

    “其实我是这所大学的校友呢,现在又多了个什么评义委员的头衔。”

    “咦?”

    “而且我跟这里的校长还是大学同届同学呢。”

    北本先生虽然称不上是什么名人,可是毕竟是个有社会地位和信用的人。担任圣路加斯大学的评议委员这个职务也没什么好惊异的。更何况他还是校长的同届同学,所以就更伟大啦。

    “没想到北本先生居然会是我的老学长,上次您怎么都没提起呢?”

    “我可不是刻意隐瞒喔,只是没有告诉你的时机。而且现在想想,当时我根本就忘了要问你就读的学校。”

    所以今天才会这样再度相逢。

    “算是有缘哪。”来梦说。

    这句话有些老套,但是却可能是最贴切的表现。抬头直视着耕平的来梦眼眸中舞动着秋天的阳光。上回分手时,少女的眼眸中闪烁的还是夏季的阳光呢。仿佛是季节无声无息的围绕在他们四周,掀开一页页的日历,安排了今天这场重逢。

    “不过还真热闹呢,我还以为大学校庆的活动明天才开始呢。”

    北本先生环顾四周,都是一群群抱着广告牌、海报和工具的学生们。

    “今天是校庆前夕的联欢会,说不定比正式校庆还热闹呢。”

    耕平指向一个很大的立板,上面贴满了大大小小的海报,只是每一张都是同一张脸、同一个姿势。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给人一种浓眉、眼神颇具挑逗的印象,称不上是绝世美女,却也是美人胚子,名字是小田切亚弓。十九岁时被选为航空公司的广告女郎,在媒体上亮相后,不到三年就成了演艺界的大人物。从广告明星转为自做词曲的歌星、主演日美合作的科幻电影、甚至还出版小说,并且获颁相当具知名度的新人文学奖。无论做什么事都展现出一流的才华。

    “喔,是个现代才女呢。”

    北本先生听完耕平的解说后,用一个略嫌陈旧的标颗来形容她,因为他不喜欢“全方位艺人”这种称呼。刚迈入老年的绅士突然转移视线,眺望着停在石阶下的中型巴士。

    “那么,那辆电台巴士就是为了制作那个什么才女的节目才一直待在那里的啰?”

    “嗯,大概是吧。”

    因为要让电视台独家播映小田切亚弓的演唱会,校庆的工作委员会从电视台收到了播映权利金。支付掉小田切亚弓的演出费用后,还会剩下与支付费用差不多的金额,听说这笔差额刚好可以填补校庆庆典的赤字。

    “唷唷,最近的学生还挺会做生意的呢。”北本先生耸了耸肩。

    只要向满座的听众收取入场费,再酌收电视台的播放权利金,就会有将近一千万元的收入,根本不会出现赤字。听说今年秋天小田切亚弓会在东京跟横滨周边的二十多所学校校庆中演出。

    担是,明年以后就不再举办任何校庆演唱会了。所以,这次用来当做公演会场的绝念会馆一定爆满的。

    “不过”

    耕平目不转睛地盯着年长的绅士。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呢?北本先生。”

    听到耕平压低声音的问题,北本先生苦笑着对他摇摇手。

    “喂喂,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只是来探望老朋友,顺便带来梦来见识一下大学的校庆而已呀。”

    他所说的老朋友是圣路加斯大学的校长,北本先生打算明年春天让来梦进入圣路加斯大学的附属中学就读。

    至于来梦呢,十一月一日星期六是创校纪念日,二日是星期天,三日是文化节,对她而言,这是一个快乐的三天连休假。育幼院院长准许她这段期间住在北本先生家。

    “我并不打算利用人际关系让来梦入学,来梦应该可以堂堂正正的考上,对不对?”

    “那就不知道啦,我的成绩比普通好一点,可是又不是什么秀才。”

    来梦用轻松的语气带过大人对她的过度期待。可是不一会儿又打直脖子说:“不过,如果考进这里的中学的话,是不是可以成为耕平大哥的学妹?”

    “我可不是附属中学的毕业生哟。”

    因为这是事实,所以耕平只能这么回答。不过他很高兴听到来梦这么说。跟来梦分手的时候,他曾经想过“等自己成长后应该有足够能力去保护她”,结果还来不及成长就又见面了,但是从来梦那句“是不是可以成为耕平大哥的学妹”,就可以知道来梦对他的信赖感还是不减当时。

    突然来梦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耕平越过她肩头一看,视线被一张有眼睛、有鼻子的南瓜脸塞的满满的。

    “南瓜骑士要把你们带到终年黑暗之国!”

    来梦眨眨眼睛,笑了起来。因为对方出现的太突然,刚开始的确吓了一跳,可是南瓜骑士随即拿下了套住头部的南瓜。是一张稍嫌肥胖又有点松弛的年轻男孩的脸,淡眉下的小眼睛露出好好先生的光芒。这个男孩是耕平同班、同学科的藤崎顺也。

    ***

    藤崎说有话要告诉耕平,两个人就站在离来梦约十步左右的石梯上,面对着面。

    “怎么戴着假面具就跑来了?”

    藤崎没有直接回答耕平的问题。

    “唷、原来是这个女孩呀,难怪你会走上恋童之路。现在看起来像个小男孩,不过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哟。”

    听到藤崎前半段的话,真想踢他一脚,不过看在下半段的份上,耕平就饶了他了。带着几分的不悦耕平说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事情经过大都被四舍五入了,因为说起来话长,而藤崎也不见得会相信。

    “那女孩是亲戚的孩子,像我妹妹一样,你不要乱说话。”

    “嘿嘿,亲戚小孩吗?”

    藤崎露出暧昧的笑容。其实他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深信这样的态度才有成熟的都市人品味。

    他也是重考一年才考进圣路加斯大学的,年纪和耕平一样,却老把耕平当作不懂人情世故的老弟般看待。

    “你来学校做什么?”

    “跟你一样,参加校庆啊。”

    被他这么一说,耕平也无言以对。不过想也知道他的目标八成是那些外校的女生。藤崎不顾耕平脸上的表情转移了话题。

    “好啦好啦,今天又不是情人节,而是万圣节前夕,而且刚好是华尔部鲁吉斯之夜的半年后,这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吗?”

    耕平不知道什么是“华尔部鲁吉斯之夜”。那是指每年四月三十日晚上,这一天魔女和妖女会在德国中央部分的哈鲁兹山脉举行盛大的宴会。在哥德的小说《浮士德》里有一段描写浮士德和恶魔菲斯特悄悄潜进宴会的会场。

    耕平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藤崎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三张纸晃了一晃。

    “所以呢,在这么一个值得庆贺的夜晚,为了回报你,我特地准备了魔片。”

    藤崎对站在远处的来梦眨眨眼,但是映在少女眼中的却只是一堆垃圾般的影像。姑且不论少女的反应为何,藤崎交给耕平的纸张的确是不得了的东西,那就今天晚上七点小田切亚弓演唱会的对号入场券。

    “你居然拿得到。”

    “方法多的是,不过绝不是用什么恶劣手段弄来的,你们也不必觉得良心受到苛责。”

    藤崎所说的回报是来有来由的。七月段考时,从语言学到各科基础课程,藤崎一共向耕平借了十几本笔记本,好不容易才过了难关。看到藤崎感激涕零的样子,耕平就随口说了一句“要报答我喔”,但是根本没希望他真的会报答。

    “好不容易拿到的,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对小田切亚弓没什么兴趣,不过她毕竟是现在的话题啊。”

    这句话的语尾重迭在其他的声响里,天空吱吱嘎嘎的晃动起来,雷声在夜空里鸣响。

    现在已经是十月底了,再过两万两千秒就是十一月了,不该是雷声响彻云霄的季节。但是雷声确实大作,还在人们的耳边留下了愉快的残响。四周也与此呼应似的急速地阴暗下来。

    藤崎蹙着眉头,回过身抬头望着天空。

    “好怪异的天空,不过万圣节前夕不管发生什么都没什么好讶异的。”

    藤崎一副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又载上了南瓜面具。

    “如果还活着的话再碰面吧。再见啦、战友!该报答你的已经报答啰。”

    藤崎掀动披风,飞也似地离去了。只要是他经过的地方,就会陆续响起尖叫声或笑声,然后伴随着他逐渐远去。来梦踩着跳跃般的步代,来到耕平身边。

    “好好玩的人。”

    “是啊。”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答案,耕平只好这样响应来梦的感想。这时候,诺大的雨滴弹落在石阶上,灰色的湿帘一点一滴的遮蔽了视线。耕平赶紧带着来梦跟北本先生躲进纪念会馆的建筑物里。

    浮着冰块的可乐对现在的季节来说,本来应该算是一种迟来的饮料。但是,场内的热气逼得人喘不过气来,季节仿佛倒退了五十天,冰块大概马上就会把可乐给稀释了。如果在加上爆玉米花跟火腿,就完全符合节庆的气氛了。

    “演唱会结束后,雨也应该停了吧。也许有点吵,就忍耐点看吧。”

    “不会啊,还满好玩的。”

    “是啊,偶而听听也不错呀。”

    大学的校庆对来梦而言是第一次的经验,对北本先生而方是非常遥远的记忆,所以两个人都充满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观众席上,有百分之九十是男学生,一个像摔角选手般粗壮的大男生,穿着用红色麦克笔写着“亚弓命”的T恤,一手拿着喇叭筒,出神的盯着舞台。

    不久,担任司仪的男学生,在舞台上扯开了嗓门说:“各位同学,让你们久等了。我们的偶像--出现在世纪末的魔宫东京的校庆女王--小田切亚弓小姐出场!”

    欢声雷动,是男孩子们尖叫呼喊声。好不容易才听出来是在叫“亚弓小姐”的尖叫声,几近于悲鸣。有人离座站立引起了激烈的抗议声。

    小田切亚弓的身影在无数交织的灯光光环中浮现。黑色连身皮衣是超级短裙;裸露在裙外的长腿,也是一双黑色的短皮靴。一举起拿着麦克风的右手,就高声喊道“各位同学,你们好吗!”,回应给她的是淋满一身的欢呼。

    《跨海大桥布鲁斯》、《夕阳异乡人》、《迷宫都市》三首歌连唱下来,唱得亚弓香汗淋漓,皮衣也湿的黝黑发亮。她的每一滴汗水都会提升学生们的狂热,屋外风雨好像也随着增强了。

    从亚弓的脚底下冒出来的白烟,应该是干冰制造出来的效果吧。照耀在舞台上的灯光点点灭灭、变幻色彩,有时投射出蝙蝠般的影子在舞台上乱舞。

    “太棒了--”来梦看得如痴如醉了。

    北本先生颇有感触的摸着下巴。小田切亚弓好像是听到了这些赞美似的,在舞台上朝着耕平他们这边嫣然一笑并投以飞吻。观众席经过半瞬间的沉默后,再度沸腾起来,另一边的观众席传出高亢的呼喊声:“亚弓小姐--也给我们啊!”。耕平轻轻地摇头,把可乐的纸杯靠在嘴边,吞下已经溶化成很小块的冰块。耕平并不那么讨厌庆典节目,可是这种场合的狂热叫耕平有点无法消受。但是,就在这样凝视着舞台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件很奇怪的事,亚弓的视线好像不时的与自己的视线相接。

    “该不会是对我有兴趣吧?”

    耕平这么想,但是这么想的瞬间又觉得自己有点愚蠢,小田切亚弓没有任何理由会喜欢自己的。

    “奇怪了,那个才女好像动不动就往这边看呢,是我的错觉吗?”

    北本先生不解的揣测着。那么,察觉到的不只是耕平而已,小田切亚弓的视线很明显的是集中在耕平他们席上。因为耕平他们的座位不是观众席的正中央,所以反方向座位上的学生无法接到亚弓的视线。舞台上的亚弓仿佛感受到了学生们不满的情绪,回过头去做出夸张的飞吻动作。小小的不满立刻烟消雾散,更疯狂炽烈的欢呼声充斥了整个舞台。

    “现在我们来玩点新鲜的吧。各位同学,你们要不要亚弓送的礼物?”

    亚弓纤柔的手腕轻轻一闪,就看到小小的黑影飞向了观众席。不只一个,总共有五个,像鸟一样的黑影划过一道弧线。

    “好,现在拿到黑玫瑰的五个人请到台上来。不要给旁边的人哟,免得造成困扰。虽然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请独占这个机会。”

    耕平掩不住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大概是用布和铁丝做成的黑玫瑰人造花就躺在自己手里。是幸还是不幸的确不得而知,倒是周遭羡慕的眼光像瀑布一般倾泻而来。

    突然间耕平感到不安。他不知道这股不安来自何处,但是那股不安像尖锐的刺角压迫着耕平的心,就像黑玫瑰的荆棘一般刺着耕平。

    耕平站了起来,感觉上好像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抛给来梦的笑容,只是为了不让少女感染到这份不安,努力做出来的而已。

    ***

    和其他四个学生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时候,耕平觉得背后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那是数千名学生散发出来的既羡慕又嫉妒的视线。那股视线化为实体的波浪拍打在耕平的背上。耕平觉得很无奈,他跟其他四个人不一样,他根本不愿意站在这舞台上的。感觉上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戴上了笑脸的假面具向耕平招着手。当然观众们是不会了解耕平这种心理的。他们只看到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所以用嘲弄和嫉妒来攻击他。

    “怎么啦,幸运的家伙,你是不是激动的在发抖啊!”

    更下流的话接二连三的飞了过来,当来梦在观众席上,正要为耕平大抱不平的时候,舞台上有了动静。拿着麦克风的小田切亚弓走向耕平。她很高,再穿上高跟的靴子,眼睛的位置几乎和耕平同样高。

    “就是你,我们来二重唱吧。唱什么呢,对了,符合这个夜晚的歌曲”

    耕平一阵颤抖,胃和心脏好像碰触到冰块一般,让他往后退了半步。耕平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是一种非常不祥而且危险的存在。但是这不是理性下的结论,只是所谓敏锐感性下的警告。所以连耕平自己都无法接受自己那样的反应了,更何况是那些被兴奋狂热冲昏了头的观众们。

    “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啦?”

    亚弓笑了,笑容里充满着蛊惑,耕平觉得应该彻底回避这样的笑容。到底要怎样才能脱困呢,耕平沈思着。观众席上不怀好意的视线集中在看起来呆杵在那里的耕平身上。

    “干什么嘛,不知好歹的混蛋!”、“你要让亚弓小姐难看吗?”、“你敢对我们大家的亚弓小姐这样?”、“不饶你!”、“不饶你!”、“把他拖下来!”、“对,换我来!”、“向亚弓小姐道歉!”、“快道歉!”等等几近歇斯底里的怒吼波涛猛烈的拍击着舞台。

    北本先生伸出手来压住来梦的肩膀,因为来梦气势汹汹的站起来要为耕平辩护。北本先生的眉间露出不安和紧张。这件事大有蹊跷,大家好像被一种看不见的指挥者控制着--北本先生这么想。这时候,舞台上的一个学生发出了惊慌的声音。

    “怎么了,喂,这是怎么回事?”

    很理所当然的一个问题,可是耕平没有获得解答。舞台整体变成一个异次元的世界,观众席上满座的观众好像快速的离开远去。那种感觉就像那些人们搭乘着在远方黑暗里奔驰的列车,从窗户看着这边。

    在黑暗中奔驰的列车。

    那种景象震撼了耕平,让他想起晚夏那一夜所经历过的怪事。异样的浮游感袭向他,脚下失去了着地的感觉。他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下方的列车。把脸贴在窗户上凝视着黑暗的人,正是来梦

    “耕平大哥!”

    那个声音,或者是具有方向的意识抓住了耕平的双脚。耕平感觉到自己被拉了下来,他的双脚踩到现实世界的地面。重力让他摇晃失衡,一只膝盖跌跪在地面上。这时候耕平的听觉才恢复了正常,落雷的声响在他耳边漩绕,照明消失了。

    “打雷了!就在附近!”

    整个暗下来的会场陷入一片混乱中。大部分的观众离开座位,慌乱不知所措,失去了判断能力。哀嚎惨叫声震荡着场内的空气,恐怕只有少数人有自觉自己当时在说些什么了。

    “镇定点,镇定点!这栋建筑物有避雷针,不必担心,请回到座位上坐好。电马上就来了,你们在亚弓小姐面前表现的这么差劲,她就不唱了哟!”

    司仪的声音大半被吞噬了,却带着要命的说服力。特别是“亚弓小姐就不唱了哟”这句话产生了绝大的效果。从司仪的位置移向四周逐渐恢复了平静。接着有节奏地叫着“亚弓小姐、亚弓小姐”的叽喳声开始扩散开来。当秩序在奇妙的方式下恢复时,二楼的一部分塌崩,有人随着建筑材料倾倒,掉落在一楼的座位上。

    惨叫声响起,却没有人听见,因为观众们的听觉已经到了饱和状态,而且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灯光齐亮,绝妙的时间搭配,充满了恶意。好不容易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没有办法一下子面对突来的亮光,只感到一阵晕眩。这时候一声清晰的惨叫声,贯穿了饱和状态下的感觉。

    “又要塌崩啦,快逃呀!”

    混乱爆发,转化成恐慌。灯光再度消失,随之又亮起,不断激烈快速的点点灭灭。这样的灯光更加速了观众的恐慌,大家嘶声吼叫逃窜到出口处,彼此疯狂的推挤。站在稍高的舞台上的耕平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来梦她们。

    “耕平大哥!”

    “我在这里,来梦,小心啊!”

    耕平跳下舞台,马上被卷进了混乱了漩涡,他奋力的突破重围。又撞、又推、又踢,还飞跳到一个个子比他大一号的后援团团员肩膀上再一次确认来梦他们的位置。千辛万苦冲到来梦和北本先生相互掩护对方而不得动弹的地方,立刻踢开那些不分青红皂白拥上来的学生。右手护着来梦,左手护着北本先生,好不容易才逃到大厅外面。虽然法兰绒运动服的钮扣被扯落、披头散发、落魄到了极点,但是三个人都平安无事就该庆幸了。

    “你还好吧,来梦。”

    “嗯,我没事,耕平大哥呢?”

    “托大家的福,我也没事。”

    好像跟这小女孩在一起,就会碰到什么奇妙的事--耕平这么想,但是北本先生的想法却跟他有点不一样。调整了一下呼吸,刚迈入老年期的绅士苦笑着说:“唉、唉、和耕平、来梦一见面好像就会发生不寻常的事。”

    “北本先生不也在一起吗?”

    耕平提出反驳,不过那只是反射下脱口而出的话。耕平发觉自己不得不接受北本先生那样的感受。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在来梦和自己的体内存在着可以称为异次元通道的东西。虽然,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把这个存在遗忘掉。

    身旁不知是谁刻意地发出了笑声。

    “今年的校庆就这样结束啦。校庆前夕就结束的校庆还真稀奇呢。”

    好个绞尽脑汁的笑话,却没有人响应。淹没了整个校园的恐怖和激动的惊叫声,没有因为雨的拍落而静下来,直到警笛声扩延才整个被压抑了下来。大概是有人报了警,救护车和警车长驱直入。